0851-87117600
企业账务管理系统【 电信】【 联通】 协同办公系统【 电信】【 联通】 综合管理系统【 电信】【 联通





《大国交通》走进峰林特大桥
记录贵州高桥诞生背后的艰辛
时间:2019-11-04 阅读:


    爬上150多米高的塔柱,全方位录制上横梁混凝土浇筑过程;下到50多米深的洞底,多角度“聚焦”隧道锚预应力管道定位焊接;顺着引桥的方向,亲眼目睹笨重的架桥机将一片片厚重的T梁架设成功……10月31日晚至11月2日中午,《大国交通》纪录片摄制组专程赶赴贵州公路集团第六分公司承建的兴义市环城高速公路峰林特大桥施工现场,用一组组镜头,真实记录了贵州交通人“逢山开路、遇水搭桥、无私奉献、坚韧拼搏”的精神,将向世人展示世界桥梁博物馆创造的辉煌业绩和背后的艰辛历程。

爬上高塔寻秘

    11月1日早上5点半,头天刚举行2019国际山地旅游暨户外运动大会开幕式的兴义市万籁俱静,气温低至7℃,出门倍感寒气袭人。在前往峰林特大桥的路上,唯见几道明亮的车灯灯光直刺苍穹。路经兴义环高项目公司时,贵州公路集团6个红色大字和蓝色LOGO标志在夜幕里分外醒目。

    到达正在施工中的峰林特大桥兴义岸4号主塔时,天空依旧看不到一丝亮色,大桥周围的群山因黑暗仿佛隐匿了行踪,10余米外的塔柱都看不清楚,塔顶用于施工照明的探照灯此时成了联系天地间的唯一光源。再加上大桥地处马岭河峡谷,寒气逼得刚下车门的人浑身直打哆嗦,或用围巾御寒,或找厚衣挡冷。

    借着从塔上洒下来的微弱灯光,依稀能看到塔顶不时闪过的人影;桥下,混凝土罐车往来轰鸣,输送泵不停运转;提前赶来准备交接班的工人,趁着空隙点燃几块朽木放在油漆桶里,伸手取暖……

    低温,可能会摧毁胆小者的意志,却激发了贵州公路集团建设者的“潜能”。因施工作业需要,当班工人和现场管理人员从前一晚的6点半进场开始,一直坚持到现在,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和放松。

    施工现场处处涌动着的工作热潮,瞬间点燃了摄制组老师的拍摄热情,他们和项目管理人员快速交流完拍摄想法后,随即戴上安全帽,跟着项目总工段武兵摸黑朝塔柱走去。

    4号主塔高153米,本次浇筑的上横梁位于塔柱顶端,虽然前面130多米可以搭乘施工电梯直接到达,但后面20来米只能靠人踩在笔直的、型钢焊接的梯子上,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往上攀爬。更难的是,个别平台处仅留有一个人的身位可以钻进钻出,连多一个相机背包都不成。

    在130多米的高空爬楼梯,光是想想就腿软了,更何况摄制组的5位老师都是北方人,身材高高大大的,要从几十厘米宽的口子里攀上攀下,难度可想而知。所幸的是,摄制组的老师听从建议,已提前将拍摄所用的“十八般武器”装筐后通过塔吊安全“托运”到了塔顶。

    也许有人会问,竟然此行如此“凶险”,为什么混凝土浇筑不能等到天亮以后再继续呢?节目录制也可以在白天进行啊?对此,段武兵给出了答案。混泥土浇筑是一个连续施工过程,一旦开始就停不下来了。如果中途突然中断,必然会出现混凝土浇筑质量问题。同理,要想真实记录施工过程,也只能同期进行,不可能中途停下来等着拍摄或重新来一遍。

    转5道弯,过6道卡,顺利爬上塔顶后,摄制组老师立即投入到工作中——找准机位,立三脚架,架摄像机,递话筒,打灯光……一切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大家都想赶在天亮前多抓拍一些交通建设者苦干实干的真实场景,让更多观众知晓贵州公路人的奉献与坚守。

    为了从更好角度拍出施工画面,5位老师相互配合,扛着沉重的摄像机爬上鹰嘴去俯拍;太阳出来了,逆光现象很严重,脱下外套给摄影机挡光……在150多米高的桥墩上,仿佛只要手里握有拍摄工具,寒冷和危险都被摄制组老师抛在了脑后。

    在混凝土浇筑过程中,摄制组老师还结合施工场景,详细了解了大桥建设的关键点、施工工艺以及施工管理中可能会出现的问题等。管中窥豹,他们得知贵州各种大桥顺利诞生背后历经的种种艰辛。

深入地下追“根”

    冬日昼短。当摄制组拍完项目T梁预制场施工后,月亮不知何时已悄然挂在了半空。此时,峰林特大桥义龙岸的夜间班组开始挑灯夜战了。闻讯之后,摄制组顾不上吃饭和休息,又沿着蜿蜒、崎岖的施工便道赶往现场。

    作为兴义环高重点控制性工程之一,峰林特大桥是国内山区第一座大跨径钢混叠合梁悬索桥;大桥横跨马岭河峡谷,全长1163米,采用主跨550米的单跨双铰钢桁梁悬索桥设计,桥面离谷底 364.2米。

    相对于高大桥墩的“显赫地位”,深埋于地下56.2米的隧道锚少为人知,但对大桥承重而言,它却“居功巨伟”,因为全靠它稳稳拉住大桥上的锚索,进而通过锚杆承担起大桥自重以及通过桥梁的车辆等重物荷载。隧道锚单个锚室设置73根预应力管道,管道定位精度须在±2毫米以内,角度偏差须小于0.1度,对现场施工过程的控制精度要求极高。

    看到灯火通明的隧道锚索鞍夜间施工现场,摄制组再次被深深震撼——在几十米的深处,密密麻麻的钢板如同迷宫一般,工人如同花间的蝴蝶,行走自如。一边正在浇筑混凝土,工人们按照分工有序地忙碌着;另一边正在进行预应力管道的定位焊接,不时闪烁出“胜利”的火花。

    站在洞口拍完施工全景后,摄制组又深入隧道锚最底端进行录制。镜头里,身着“贵州公路集团”反光背心的施工工人在间隙1米多宽的钢板间来来往往,手中的焊条隔着防护面具不时发出耀眼的光芒……从左到右,从前到后,从上到下,摄像机镜头变换着角度同样忙个不停。

    虽然是夜晚,但摄制组的老师忙碌1 个多小时、从洞底爬上来时,脸颊却流淌着热汗。远处的半空中,主塔顶端的施工场景让他们又举起了手中的摄像机……

夜幕里的不归人

    据了解,《大国交通》是一部反映新中国成立70年来交通领域巨大成就以及对大国崛起的影响和辉煌未来的大型纪录片,该片旨在生动诠释交通人始终不懈奋斗和无私奉献、大胆改革与勇于创新,创造了世界交通发展史的奇迹,进而激发全国人民的民族自豪感和自信心,励志时代赋予交通人的历史责任,坚定不移向着交通强国迈进。

    本次赴兴义环高拍摄,《大国交通》摄制组不仅从专业独特的角度拍摄了峰林特大桥4号主塔上横梁混凝土浇筑、隧道锚、T梁预制场等重点施工现场和标准化场地,还采访了相关管理人员、施工人员、技术人员等,从不同侧面记录了贵州公路人“白+黑”的工作日常,反映了他们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奉献的交通“铁军”精神。

    世界桥梁看中国,中国桥梁看贵州。在中国交通发展史上,贵州因特殊的喀斯特地貌而成就了各种类型的桥梁,是世界桥梁博物馆。其间,有着交通“铁军”美誉的贵州公路集团先后承建了世界第一高桥——杭瑞高速北盘江大桥、亚洲同类型桥梁第一高墩的毕威高速赫章特大桥等等。此次接受节目录制的峰林特大桥所属的兴义环高,正是贵州公路集团采用PPP模式投资建设。但因桥梁位置比较特殊,属于禁飞区域,无法采用先进的无人机进行拍摄,摄制组只好登上塔顶进行近距离录制,也正好真实体验到了贵州高桥建设的艰辛历程。

    “来到贵州,看到高桥林立,一路上都是穿云驾雾的感觉,让人非常震撼,素材也非常棒,难怪贵州被称为桥梁史上的奇迹。”谈及此次拍摄体验,摄影师薛非很是感叹。

    “以前,我们更多的是从各种宣传片里看到贵州桥梁建设的成果;这一次,我们有幸经历了峰林特大桥建设的一段历程,更知荣誉背后的不易。”摄制组导演耿欣元表示,“看到一线工人的无私奉献后,我们爬100多米高的桥墩就浑身充满动力,也希望多拍摄一些感人场景,尽全力去真实记录和再现。”

    其实,为了搞好这次专题片拍摄工作,摄制组的老师已经连续奔波、作战多日。10月31日,当他们完成上一个地方的节目录制之后,又星夜兼程赶到兴义。晚上11点多,疲惫不堪的他们都准备躺下休息了,得知峰林特大桥上横梁开始浇筑的信息后,5位老师赶紧起床下楼,紧急赶到现场去熟悉施工场地和环境,生怕错过每一个细节。每次行动,他们都是集体出发,5个人同进同退、同上同下,配合熟练、默契,没有抱怨,没有牢骚,有的只是坚持和敬业。

    建设大国交通需要大国工匠,传递大国精神需要大国记录者。在摄制组的镜头前面,呈现的是一批批筑路“铁军”;而站在镜头之后的摄影师,则是一支拍摄“铁军”,他们在专注地记录贵州交通建设者工匠精神的同时,也践行了一个职业记录人应有的工匠精神。

    忙完当天的拍摄,已是晚上9点过了。在赶回项目部的路上,导演耿欣元又开始第二天的工作安排了——“明天再去引桥上取两处景,大约2个小时……”须知,他们当晚还要连夜导出白天录制的视频并进行编制呢。

    山间的夜晚安静而温柔,只听得见汽车的马达声和车轮碾压路面发出的轱辘声。天空中,一轮弯月悬挂在一排排桥梁墩柱上面,美轮美奂……(集团机关 易兴华 黄煜雅 六分公司 刘介宏 文/图)

10月31日23点,峰林特大桥上横梁处的工人们正在挑灯夜战

采访项目总工段武兵(右)

11月1日早上,往大桥塔顶泵送混凝土

11月1日上午,摄制组爬上高塔拍摄混凝土浇筑

深入洞底追“根”

录制夜间施工

摄制组老师相互配合,爬到鹰嘴吊上取景